《人來人往》

我叫阿倫,今年二十五歲,單身,喺一間好細嘅公司入面做一個文員仔,生活好平淡,每一日都係返工放工返工放工,放假都留喺屋企上下網打下機過日子,唔知幾時開始習慣咗呢一種生活。直至琴晚,遇上咗阿欣,令我喺平淡嘅生活之中帶來一點變化。

琴晚,因為十二點半將會有阿仙奴對曼聯,所以放工之後去咗百佳買咗一打啤酒同花生,諗住今晚一個人睇波嗰陣過下癮。

行過樓下公園時侯,見到一位一身OL裝束嘅女人,自己一個坐喺草叢邊,一個人喺到飲悶酒。由於天色已暗,令我睇唔清佢個樣係點,不知不覺間,令我好想睇下個女人係咩樣,於是我故意行入公園,諗住由第二條路返屋企,順便望下個女人。

當我行入去既時侯,偷偷地望一望個女人,咁岩個女人又留意到有人行入公園,就係嗰一秒之間,我地兩個互相對望,見到對方。當見到佢嘅時侯,我就喺到諗:「咁熟口面嘅?」

未等到我個腦海比答案我時,個女人就已經大叫:「林偉倫!你同我過嚟!」

以佢嘅粗魯語氣,加上命令式嘅口吻,我就記起佢,佢叫李子欣。一位昔日嘅中學同學。

「陪我飲酒…..丫!原來你都有買酒!咁岩喇! 陪我飲!」阿欣見到我拎住個膠袋,入面有一打啤酒。

我行埋去坐佢格離,望清佢個樣,真係已經好耐無見,雖然佢同我住同一條村,但自升讀大學後,都無咩點見過面同聯絡,更何況我地一直都只係同學關係,唔係咁熟悉。

我地寒暄問侯下大家近況之後,佢突然大叫:「為我今日升職……飲杯!」說罷,佢就拎住罐啤酒一飲而盡。

「恭喜你。」我唔知講咩好,唯有求其講下祝賀說話。

一路飲,阿欣一路拎住手機喺到禁,之後又失神咁大叫:「飲杯!飲呀!」

我見佢好似有啲唔開心咁,但明明升職應該係好開心先係架嘛?我望一望手錶,大獲!已經十二點幾,埸波都差唔多開始,我都係時侯趕返屋企睇,於是放低罐啤酒,起身說:「丫!我有事要返屋企,你慢慢飲,我返去先!再見!」

誰知,阿欣即刻捉住我隻手,我感受到佢個種力度,帶點依依不捨嘅感覺,好想我留喺到陪佢咁。

「陪我…….陪……」未講完,阿欣就嘔了,見到佢咁,我都唔忍心放低佢喺到,於是就送佢返屋企,但佢行路腳步浮浮,連企都企唔穩,我就索性揹起佢,送佢屋企。

一路行我一路提醒住阿欣:「嗱嗱嗱!唔好嘔住呀你!好快到屋企喇!」

阿欣突然雙手慢慢緊縛住我條頸,之後大叫:「點解你成日話忙…..你知唔知我好想見你,你知唔知我今晚約咗你同我慶祝…..點解成日都話忙….明明約咗你….」

阿欣不斷自言自語重覆同一番說話,慢慢地,就訓著咗。我諗佢都醉咗了,可能佢以為我係佢男朋友先喺到亂講嘢。不過原來佢今日唔開心係約咗男朋友慶祝嘅事,大概佢男友話要工作而推咗吧?一路揹住佢行,我不知覺地望一望佢個樣,佢瞓得好可愛,就好似一個BB仔瞓著咗咁,塊面紅卜卜,好得意,昔日嘅中學校花,如今竟然瞓喺我膊頭到,唔知係咪我上世積落嚟嘅福呢?

過一晚之後,我都好耐無見過佢出現,我每次行過公園,我都有意無意咁走入去,睇下見唔見到阿欣,每次見唔到嘅時侯,唔知點解有一種無名失落感。

「林偉倫!你同我過黎嚟!」

依把聲咪係….?我望向公園到,見到阿欣喊哂口咁坐喺草叢邊。對話之間,原來佢同佢男朋友分咗手,覺得好辛苦,愈講愈激動,過咗幾粒鐘後,阿欣都喊到累,慢慢挨落我賻頭到,雙手捉住我隻手,慢慢地說:「多謝你今晚陪我,我真係唔知可以搵邊個呻……」

「我好掛住佢…..我好唔捨得佢….你教我,我可以點做好? 我怕我忘記唔到佢。」

「丫…..我覺得…..要忘記對方,就要將對方所有野都要掉哂佢,包括Facebook都要Delete。」

阿欣聽到後,就企起身說:『好!我就將佢所有野掉哂佢!」

於是,我上咗阿欣嘅屋企,將佢同男友一齊過既物品,旅行手信通通掉哂佢。

望住啲物品堆哂喺垃圾堆入面,唔知點解有一種滿足感,好似執完屋咁嘅心情。

「無論點都好,我都會努力放低佢,唔會再諗個衰人!」

「嗯,你一定可以。」

「所以…..喺依段艱辛時間,你會唔會陪我一齊渡過?」

「我一定會陪住你。」

「即使我每一日都會打比你,每分鐘都同你Whatsapp,你都唔會覺得煩,願意陪住我?」

我諗左幾秒之後,充滿自信地說:「我願意。」

個一晚後,我同阿欣開始熟絡起來,正如佢所講,阿欣每一晚都會打比我傾電話,Whatsapp嘅msg無間斷地出現,我諗我地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蜜友。

有一日,天氣開始轉涼,落住微微嘅雨,心情突然間有點沉重,依種天氣好易令人傷感。我照舊去咗接阿欣放工,順便拎把遮比佢。

可能落雨嘅關係,巴士站好多人排隊,我地就決定搭火車走。喺大圍火車站到,一直都相安無事。

「往紅磡列車即將到達,請先讓乘客…..」站內宣佈列車將近,我就轉身想拖住阿欣準備上車時,發現阿欣唔喺喺我身邊,我即時周圍望,之後索性行出人群去搵佢,先發現佢坐左係月台嘅長椅上,而且仲喺到喊緊。

我即刻行埋去問:「發生咩事?」

阿欣慢慢閉上雙眼,眼淚即時滲透出來,幾秒後,阿欣張開眼睛,慢慢將視線轉向我身上。

我再問:「係咪發生左啲咩事?」

阿欣即時起身攬住我,然後忍唔住哭著說:「嗚…我…..我岩岩見到佢呀….佢拖住第二個人呀…我…我唔知點解好心痛呀…嗚…對唔住呀….我放低唔到佢呀…..我放低唔到佢呀…..」

可能我份人有點感性,見到阿欣攬住我喊時,我都不自覺流下眼淚,係我被阿欣所觸動到?定係我知道阿欣仍然對佢男友有意思而傷感落淚呢?

我唔知道,我只知道依一刻,我地兩個可以狠狠地係月台上哭起來。

數小時後,阿欣再一次哭累了,瞓喺我膊頭到,而我雙手攬住阿欣,兩個人靜靜地坐喺月台上,望住一班又一班嘅列車喺我地眼前駛去。

「阿倫,你可唔可以以後,一直,永遠都陪住我?」

「可以,無論發生咩事都好,我都會一直陪住你。」

阿欣雙手緊緊地攬住我,然後慢慢哭著說:「多謝你。」

個一次,我同阿欣正式開始咗,開頭阿欣嘅心情仍然未能平伏,每一日都好傷感,情緒有點低落,見到佢咁,我都好心痛,於是我同佢請咗幾日假,決定去旅行,散一散心。

喺短短幾日入面,我同阿欣都玩得好開心,我出盡招數去哄佢開心,令佢忘記唔開心既事,依幾日入面,我經常見到阿欣笑得好開心,笑得好靚,情緒都開始慢慢平伏,我嘅心機總算無白費過。

好景不常,同阿欣拍咗幾個月拖後,阿欣經常拎我同佢前男友嚟比較,經常提起佢前男友當日點對佢好,當佢生日點慶祝,當佢唔開心時點哄佢,慢慢地,佢開始放棄我,覺得我地之間有好多地方都唔夾,有時侯出街都有意無意地鬆開我的手,直至分手。

我因為咁喊咗好耐好耐,個人變得好頹廢,經常鎖自己喺房到唔出黎,獨自一個喺床角上哭。

我喺銀包到拎咗一張我同阿欣去旅行時一齊影嘅貼紙相,背後仲寫上一句 」 願我地可以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BY 欣倫!」

當我讀上依一句,眼淚再一次流下。

一星期後,開始冬天了,天氣好凍,落住微微細雨,令我心情更加傷感,巴士站仍然好多人排隊,由於我今晚約咗班死黨飲野,為咗唔想遲到,加上我已經等到唔耐煩,於是我就決定轉搭火車趕去算。

去到大圍火車站,企上月台等侯火車時,我看到對面月台上的一對情侶,好甜蜜咁擁抱對方,男方仲輕輕細吻左女方額頭,甜蜜極了,依對情侶,其中一個人,就係阿欣。

此情此景,彷彿好似好多把刀同一時間插入我心入面,令我心痛得有點透不過氣,雙眼開始發熱,感覺到眼淚準備湧出來。

我吸了吸一口氣,慢慢閉起雙眼,腦海盡量諗其他野,但無奈嘅係,我愈唔想諗起阿欣,我就會諗起佢。眼晴張開時,望住阿欣同佢男朋友時,我留意到阿欣嘅笑容係發自內心,對比起同我相處時既笑容更加笑得美麗,或許佢終於都可以搵到真正滿足到佢嘅男人,或許我應該好好放低佢,鐘意一個人唔係想佢開心嗎?既然一齊唔到,我唯有真心祝福佢,將我對佢嘅愛意收埋喺心入面,好好保存住。

我望住佢既笑容,慢慢地細說:『祝你幸福快樂,李子欣。』

晚上,同班同事一路睇波一路飲野,當電視上嘅兩隊球隊需要互射十二碼決勝負時,我地成班人,無論係男仔定女仔,都緊張到起身拖住大家,互相搭大家膊頭,一齊為自己心愛嘅球隊打氣。

當同事好肉緊咁搭住我膊頭時,嗰種力度令我諗起當晚阿欣飲醉酒,緊緊咁纏住我條頸,嗰把柔順,美麗嘅長髮,加上個一陣洗頭水既香味,一直都吸引住我。

只可惜,依一種感覺,依一種回憶,依一種香味,我已經無可能再接觸得到了。

「好波呀!WoWo!飲杯呀!」當我地心愛嘅球隊勝出時,我地都好興奮地大叫起來。

依一刻,我都好開心咁大叫埋一份:「飲杯!!」

《完》

 
最後送上一首歌- 人來人往

 

立即捐款 支持青協

 

 

我想立即捐贈

支持青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