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專欄

十一月 27, 2020

《最害怕的事不是被對方拒絕,而是對方消失了》

最近唔少學校都邀請我地網上社工分享一啲網絡危機講座比學生聽,特別係關於「網上交友」。 每次去到學校,學生都會一張厭倦的臉,彷彿就好似同我表達一個訊息:「又係講呢啲老套嘢,又係叫我地點樣唔好信陌生人,小 […]
十一月 18, 2020

《某些日子、某些傷痛、即使過了多少年,仍然忘不了》

前幾日,我正在當值時侯,望望手機時間,晚上九時五十分,仲有十分鐘我就正式收工,今晚求助想搵我地傾嘅人唔多,於是我都開始收恰行裝準備放工。突然,Whatsapp傳來一個訊息,我望一望個名,是一個上年認識 […]
十月 17, 2020

《生活壓力好大,但為咗唔想比人知,返工時都要戴住面具做人》

香港人情緒健康出現危機,新生青年上班族首當其衝應該需要關顧嘅一群。 最近同一個岩岩出嚟做咗一年工嘅青年傾談,佢話佢本身抗逆力比較差,自信心相對地低,但幸運嘅係,佢能夠得到一份工作,即使人工同佢學歷同期 […]
十月 17, 2020

《秋天,唔知點解特別掛住人,亦唔知點解特別唔開心》

讀書時侯,成日讀到古人詩句好多時都係描寫秋冬嘅悲傷,好似自古以來,我地喺秋冬時分特別多情緒反應。   但係,傷春悲秋已經唔係古人權利,過了幾千年,我地都會一樣有情緒反應。   有個學說症狀叫 」 季節 […]
九月 23, 2020

《人愈大,無諗過自己開始出席身邊親朋好友嘅葬禮》 

某個晚上當值時侯,網上有個案求助,內容大概係好友去世,令佢感到傷心。 「我雖然好傷心,但我ok,我搵你傾只係想傾下無咗好友嘅感覺。」阿May可能怕我認為佢個案嚴重,所以先同我講打定底,說明佢無事,只係 […]
九月 16, 2020

【孤獨留聲系列(三)】《關係中的孤獨感》

「點解我有時候feel唔到自己係拍緊拖嘅…」 「我得自己一個個陣會不斷問佢依家係邊做緊咩,點解咁耐都唔覆我whatsapp,跟住就會覺得佢係咪已經唔再愛我,呢種拉扯好辛苦」 「好似要日日見面先會感覺到 […]
九月 16, 2020

【孤獨留聲系列(二)】《關於孤獨,我想講嘅係。。。》

孤獨究竟係一種咩感覺? 提起孤獨感,相信每人都有屬於佢地自己嘅感受 今次邀請到21歲嘅Matt同我地分享一個曾經吞噬佢energy嘅經歷 一個點樣由討厭孤獨,到最後找到方式與孤獨相處嘅過程 ***** […]
九月 16, 2020

【孤獨留聲系列(一)】《你,淨翻幾多個朋友啊?》

「我都唔知係咪叫階段性孤獨,好似每去到一個階段,個人既孤獨感就會增加。然後望下身邊,發現自己越黎越少朋友,甚至連一個可以傾既對象都無……」 24歲S小姐早前透過孤獨分析,留低左佢既經歷 而S小姐所面對 […]
九月 7, 2020

《未知的恐懼,令我地在新環境底下感到情緒困擾》

九月開始,疫情稍為緩和,學生亦都逐步開學,職業市場亦慢慢恢復。 而近日,我地網上青年服務亦陸續收到唔少求助,大部份係岩岩踏出社會工作或岩岩升學嘅個案,大家都一致認為新環境底下未能適應,對將來充滿未知嘅 […]
八月 24, 2020

《即使唔識對方,但我仍然好介意佢點睇自己……》 

某個晚上,有個20歲嘅男仔向我地求助,佢叫David。 傾談之間,佢表示自己有社交恐懼症,已經有幾年無接觸過外人,連書都無讀,一直匿喺屋企,最近感到真係想改變,一時之間唔知可以向邊個求助,但見到我地u […]
八月 19, 2020

《超人夠晒勁啦!但都會有頂唔順既時候》

最近有一單倫常家庭慘案發生,已是古稀之年的父親,被兒子殺害,身中三刀,大量出血最終斃命,在多事之秋不知會掀起多大波瀾,但初聞已是痛心不已。   從新聞報道看到一地的血污,以及「腹中一刀,腸臟 […]
八月 17, 2020

《好多同學話我撞邪……但其實我有驚恐症》

某個晚上,突然有個女仔向我地求助,佢不斷打好多字比我地,表示非常無助,情緒感到極大困擾。 於是我關心地問:「先冷靜一下,我會一直喺到同你傾,可以講我聽發生咩事?」 對方似乎都意識到自己打字太快太急,於 […]
八月 13, 2020

《只有你想見我的時侯,我們的相遇才有意義》

有人單身感到孤獨 有人身邊擁有好多朋友,但仍然感到孤獨 有人擁有伴侶,但仍然感到孤獨 無論自己一個又好,兩個人一起又好,群體生活之中的自己又好 究竟關係點樣先叫有意義? 其實在於自己能否和自己「連結」 […]
八月 11, 2020

《疫情之下,情緒何去何從》

政府為了控制疫情收緊抗疫手段,推出兩人限聚令,及禁止全日堂食。同一天在社交平台上便看到一個中學同學說:「抗疫之外,亦要抗下抑鬱。」 大抵在疫情之際,所有的目光都被投射在抗疫這件事上面,殊不知,一班備受 […]
八月 10, 2020

這段時間找不到朋友,已經令你孤單無助。那如果是整個校園生活呢?》

因為疫情,大家都感受到留在家中,找不到見不到朋友的滋味。 每日困在房間,最初可能因為突然的自由,放肆地上網打機,而得意忘形。 日子一久,你開始掛念朋友們的面孔聲音吧?或許你可以用Whatsapp、IG […]
八月 10, 2020

《當我鼓起勇氣邀請視像見面被朋友取笑,結果……》

疫情影響下,好多聚會都取消,朋友長期留喺屋企做自己嘢。 阿明雖然留意到whatsapp group仍然好熱鬧,但始終一段時間無見面,於是阿明鼓起勇氣喺whatsapp group講咗一句: 「不如我地 […]
八月 3, 2020

《限聚令的前與後》

疫情再次爆發,相信好多人原本計劃嘅事情再一次被打亂,例如… 1. 報任何課程都被延期 2. 旅行、結婚擺酒通通被禁止 3. 為怕變群組感染,即使想見下身邊朋友聚舊亦唔可能 4. 市道唔好,想轉工亦不敢 […]
七月 16, 2020

《別因為情緒勒索而不斷滿足對方要求》

過去我地網上支援服務收到唔少因情緒勒索而感到困擾嘅個案,不論情侶,甚至家庭都經常出現。 化名阿明向我地求助表示,每次當佢夜返屋企嘅時侯,佢同居同女朋友都會好嬲,並表示阿明已經唔再鐘意佢而不斷向佢發放負 […]
六月 16, 2020

《混亂的日子》(孤獨類型分析系列故事)

在踏入社會之初,我認為只要願意,一定能找到工作,但萬萬沒想到也可以存在例外。   由小到大我也不是一個特別容易交朋友的人,我因此不擅長交流。結果在前前後後十來次的面試中,我都表現得很差,就連 […]
六月 9, 2020

《過去的五月天,你生活還好嗎?》

琴晚返屋企時侯,返工返咗成日,身心都好疲倦,面對住生活種種壓力,真正令我感到喘息嘅時間同空間,就係放工搭車返屋企嘅時間。 可能壓抑得太耐,好想好好抒發一下自己情緒,但苦無方向,唯有聽住啲慘情歌曲,聽到 […]
六月 8, 2020

《依戀情迷》(孤獨類型分析系列故事)

「從前,這個世界上,有一隻絕美的鳥兒。鳥兒身上長滿七彩的羽毛,羽毛鱗次櫛比地排列,排列成獨一無二的美麗。鳥兒不只好看,嗚叫清脆悅耳,振翅高飛,一飛便是不知多少里路。翅膀一振便能捲起颯颯狂風。鳥兒的神異 […]
六月 4, 2020

《笑容是我的面具》(孤獨類型分析系列故事)

十九歲的女孩,渾身散發著青春氣息,春風揚起了她的裙角,輕按裙子的她露出了靦腆的笑容,那淺淺的梨窩像極一個旋渦,把大家的目光捲了進去,沉醉在她致命的魅力中。 她是我們班上最吸引人的,不但長得好看,同時她 […]
六月 3, 2020

《在這艱難的時代,致所有「被選中的細路」》

對於將來,好多人都有唔同想法 對於將來,好多人都感到迷茫 對於將來,好多人都有自身所遇到嘅困難 有人會感到無助、憤怒、無力、痛苦 但無論如何,明天將會來臨 亦因為明天來臨 最近大家睡眠質素都幾差,狀態 […]
五月 16, 2020

《飛鳥(故事一則)》

「一隻不知名的鳥,長得很奇怪,身上的顏色斑駁,羽毛上有黑的、白的、灰的、紅的 、黃的、藍的、綠的、紫的,東一塊西一塊的各種顏色參駁在一起。草地上牠展開了翅膀,裡面的色彩更是鮮艷,怪異的是無序排列的色彩 […]
五月 8, 2020

《陪伴者日記 (愛情故事一則)》

她微微顫抖著,把頭深埋在兩腿之間像極了一隻鴕鳥,很可愛。我輕輕地摟住她,拍打著她的藕臂,不需要發聲,只需要靜靜地陪伴。   她害羞極了。   屈指一算,原來我認識她已經有五年的時間 […]
四月 27, 2020

《孤獨與性—「性」非本性所必需》

最近Netflix 真人秀《Too Hot to Handle》,中文譯名為《慾罷不能》,一播出便已引起廣泛的討論。不論俊俏的型男美女,抑或是獨特的節目形式,這些噱頭都吸引了觀眾的目光。   […]
四月 15, 2020

《有時寧願孤獨一個人,都唔想遇上一個對自己唔好嘅人》

以前識朋友,範圍對比呢家真係好細,只係局限於自己校內或朋友介紹,但呢家資訊科技日益進步 交友Apps多到成行成市,難免忍唔住孤獨的心,而嘗試去用交友Apps去識人。 」 網上識朋友好多危機呀!比人騙財 […]
四月 14, 2020

《愛‧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愛情故事一則)》

當你開始相信謊言,你甚至會訝異於自己能說服自己到甚麼程度。 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曾經的男朋友與我分手了,原因是我出軌了。 出軌的對象是一個聊了好幾個月的網友。 我跟他交流甚廣,天南地北的都能聊個半天, […]
三月 26, 2020

《人大左先發現自己原來唔係咁鍾意打機》

最近疫情影響下,幾乎九成時間都留喺屋企 起初以為好爽可以留喺屋企瘋狂打機,但日子一長,慢慢發現自己原來唔係真係咁鐘意打機 記得返學讀書嗰陣好無聊好孤獨,唯一娛樂就係打機 為咗打機,夜晚晚偷偷地開電腦打 […]
三月 26, 2020

《我唔想知道自己嘅未來》

二月廿九,一個人穿越去北海道, 因為穿越而認識2020年嘅自己,見到自己會死。 我哋想見到自己嘅未來,想知道將來係有希望, 讀書時希望大學畢業然後揾份有前景嘅工, 返工時希望份工穩定啲,上司無咁挑剔, […]
三月 3, 2020

《受害者與受害者》 

前一陣子,某知名韓國藝人因為網絡欺凌而撒手人寰,確實令人傷感與惋惜。 事後,不少人站在道德高地對那些惡言相向的網友進行唾罵。 想當初網友任意的發言,促成今天成為新一輪的受害者,最終在網絡公審下最終屈就 […]
三月 3, 2020

《網上學習,還是妄想學習?》

學生抱怨:「我怕咗網上教學,直頭唔想面對。」 最近有唔少大專生大學生同我地反映,指出學校為咗停課不停學,都紛紛推出網上教學,希望繼續維持學生學習進度。 疫情影響下,網上教學似乎係一個好方法,令留喺屋企 […]
三月 3, 2020

《不能忽視的精神健康危機》

孤獨感是社會上的一個「隱性流行病」,它可以令你情緒困擾,亦會造成心理和生理上的問題。 它影響深遠,而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體驗過孤獨,所以我們更加不能忽視它。   由於新冠肺炎關係,政府宣佈中、 […]
四月 24, 2019

《小學生的網絡欺凌》

大家可能都知,我哋uTouch會提供網上輔導服務,事實上,嚟搵我哋傾訴嘅好多時都係中學生或者大專生。   所以,每當有機會同年紀比較細嘅對象傾,我印象都會特別深。   某一個星期四嘅下午四點,我當值嘅 […]
四月 11, 2019

《學校校風靠網絡打手來製造?》

最近有學校被傳出與網絡打手公司合作,利用1000多個賬戶在一些影響校方聲譽的討論區進行「洗底」工作。亦要求老師於上班時間在不同平台之中開設分身戶口在網上涉及學校言論或討論區,都以正能量為校方辨護和假裝 […]
三月 27, 2019

《在網絡上處決PTGF》

PTGF的問題多年來一直存在,雖然多間機構和教育工作都已不斷勸導青年不要利用身體或親密接觸來換取金錢,但其金錢的吸引力實在令一班女學生難以招架,令到網絡上PTGF像海量般存在,亦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新的P […]
三月 27, 2019

《少有以網絡欺凌為題材的日劇- 三年A班》

最近日本有一套校園電視劇叫「3年A班:從現在起大家都是人質」非常受歡迎,今次題材不再是一般傳統的「熱血教師」如何教導一班墜落學生重新做人,而是利用極端高壓手法改變這班學生。故事講述三年A班有一名學生懷 […]
三月 13, 2019

《真正風險不是Momo事件,而是傳媒》

最近香港在網上流傳一個稱為Momo的怪女孩照片,它會滲入兒童短片並會恐嚇他們會被殺或做出自殘行為而引起關注。而事實上,這流傳並非最近的事,往年在外國也曾盛行這個流傳,想不到一年後竟流傳到香港。 &nb […]
三月 13, 2019

《Facebook是老人家的社交工具》

網上有段影片訪問有關青少年對於現今潮流文化的見解,當中有青少年表示Facebook是老人家才會用的社交工具,明確表示新一代青少年拒絕使用Facebook。   筆者認為原因有很多,Faceb […]
三月 13, 2019

《Facebook改革對網絡生態造成什麼影響》

Facebook在本港的受歡迎度和使用率雖然已大不如前,但仍是本港最多人使用的社交媒體之一。Facebook除了由本初的個人社交用戶,開始發展到商業性質,各大商業媒體似乎知道網絡市場商機處處,依靠傳統 […]
三月 13, 2019

《新媒體時代,人人都是作家》

近年網絡上出現很多撰寫故事文章的「網絡作家」,不論他們的文筆、用字精煉度和內容結構上都較一般傳統作家參差,但他們所撰寫的故事文章卻比傳統作家大受歡迎,不但吸納和建立了龐大讀者群,而且出版書藉銷量更為熱 […]
三月 13, 2019

《當你妄想將性伴侶變成終生伴侶時,已經出現危險訊號》

過去一年做網上輔導時侯,不時遇到好多關於性伴侶問題嘅個案。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網上搵Sex Partner(SP)係一個都市傳說嚟,點會真係咁易比你搵到? 「 SP意思係指只有性交,沒有任何責任和感情付 […]
三月 13, 2019

《網上色情》

最近網絡上熱門事情之一,是某Facebook團體發起抵制某論壇的色情文化,引來不少迴響。   事緣在某討論區有會員上載多張某學校女學生的校服照片,當中包括全身照和個人IG上的私人生活照。貼文 […]
三月 13, 2019

《放下網絡判官光環》

踏進2017年,現時只需在電話中輕輕一按,便能從真實世界中跳進虛擬世界,甚至塑造一個只屬於虛擬世界的新形象。在高舉自由的香港,隨性的網絡發言隨處可見,充斥著「認真你就輸了」的氣氛。然而,在這人人也是媒 […]
三月 13, 2019

《網絡世界的一點光》

網絡世界或是虛擬的,然而就是在這樣的虛擬世界裡,我們或會表達出自己最為真摯的情感。   快樂的、幸福的、疑惑的、傷心的,甚至是痛苦的掙扎,我們即使不願在現實世界中訴說,卻願意交託給網絡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