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專欄

三月 26, 2020

《人大左先發現自己原來唔係咁鍾意打機》

最近疫情影響下,幾乎九成時間都留喺屋企 起初以為好爽可以留喺屋企瘋狂打機,但日子一長,慢慢發現自己原來唔係真係咁鐘意打機 記得返學讀書嗰陣好無聊好孤獨,唯一娛樂就係打機 為咗打機,夜晚晚偷偷地開電腦打 […]
三月 26, 2020

《我唔想知道自己嘅未來》

二月廿九,一個人穿越去北海道, 因為穿越而認識2020年嘅自己,見到自己會死。 我哋想見到自己嘅未來,想知道將來係有希望, 讀書時希望大學畢業然後揾份有前景嘅工, 返工時希望份工穩定啲,上司無咁挑剔, […]
三月 3, 2020

《受害者與受害者》 

前一陣子,某知名韓國藝人因為網絡欺凌而撒手人寰,確實令人傷感與惋惜。 事後,不少人站在道德高地對那些惡言相向的網友進行唾罵。 想當初網友任意的發言,促成今天成為新一輪的受害者,最終在網絡公審下最終屈就 […]
三月 3, 2020

《網上學習,還是妄想學習?》

學生抱怨:「我怕咗網上教學,直頭唔想面對。」 最近有唔少大專生大學生同我地反映,指出學校為咗停課不停學,都紛紛推出網上教學,希望繼續維持學生學習進度。 疫情影響下,網上教學似乎係一個好方法,令留喺屋企 […]
三月 3, 2020

《不能忽視的精神健康危機》

孤獨感是社會上的一個「隱性流行病」,它可以令你情緒困擾,亦會造成心理和生理上的問題。 它影響深遠,而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體驗過孤獨,所以我們更加不能忽視它。   由於新冠肺炎關係,政府宣佈中、 […]
四月 24, 2019

《小學生的網絡欺凌》

大家可能都知,我哋uTouch會提供網上輔導服務,事實上,嚟搵我哋傾訴嘅好多時都係中學生或者大專生。   所以,每當有機會同年紀比較細嘅對象傾,我印象都會特別深。   某一個星期四嘅下午四點,我當值嘅 […]
四月 11, 2019

《學校校風靠網絡打手來製造?》

最近有學校被傳出與網絡打手公司合作,利用1000多個賬戶在一些影響校方聲譽的討論區進行「洗底」工作。亦要求老師於上班時間在不同平台之中開設分身戶口在網上涉及學校言論或討論區,都以正能量為校方辨護和假裝 […]
三月 27, 2019

《在網絡上處決PTGF》

PTGF的問題多年來一直存在,雖然多間機構和教育工作都已不斷勸導青年不要利用身體或親密接觸來換取金錢,但其金錢的吸引力實在令一班女學生難以招架,令到網絡上PTGF像海量般存在,亦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新的P […]
三月 27, 2019

《少有以網絡欺凌為題材的日劇- 三年A班》

最近日本有一套校園電視劇叫「3年A班:從現在起大家都是人質」非常受歡迎,今次題材不再是一般傳統的「熱血教師」如何教導一班墜落學生重新做人,而是利用極端高壓手法改變這班學生。故事講述三年A班有一名學生懷 […]
三月 13, 2019

《真正風險不是Momo事件,而是傳媒》

最近香港在網上流傳一個稱為Momo的怪女孩照片,它會滲入兒童短片並會恐嚇他們會被殺或做出自殘行為而引起關注。而事實上,這流傳並非最近的事,往年在外國也曾盛行這個流傳,想不到一年後竟流傳到香港。 &nb […]
三月 13, 2019

《Facebook是老人家的社交工具》

網上有段影片訪問有關青少年對於現今潮流文化的見解,當中有青少年表示Facebook是老人家才會用的社交工具,明確表示新一代青少年拒絕使用Facebook。   筆者認為原因有很多,Faceb […]
三月 13, 2019

《Facebook改革對網絡生態造成什麼影響》

Facebook在本港的受歡迎度和使用率雖然已大不如前,但仍是本港最多人使用的社交媒體之一。Facebook除了由本初的個人社交用戶,開始發展到商業性質,各大商業媒體似乎知道網絡市場商機處處,依靠傳統 […]
三月 13, 2019

《新媒體時代,人人都是作家》

近年網絡上出現很多撰寫故事文章的「網絡作家」,不論他們的文筆、用字精煉度和內容結構上都較一般傳統作家參差,但他們所撰寫的故事文章卻比傳統作家大受歡迎,不但吸納和建立了龐大讀者群,而且出版書藉銷量更為熱 […]
三月 13, 2019

《當你妄想將性伴侶變成終生伴侶時,已經出現危險訊號》

過去一年做網上輔導時侯,不時遇到好多關於性伴侶問題嘅個案。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網上搵Sex Partner(SP)係一個都市傳說嚟,點會真係咁易比你搵到? 「 SP意思係指只有性交,沒有任何責任和感情付 […]
三月 13, 2019

《網上色情》

最近網絡上熱門事情之一,是某Facebook團體發起抵制某論壇的色情文化,引來不少迴響。   事緣在某討論區有會員上載多張某學校女學生的校服照片,當中包括全身照和個人IG上的私人生活照。貼文 […]
三月 13, 2019

《放下網絡判官光環》

踏進2017年,現時只需在電話中輕輕一按,便能從真實世界中跳進虛擬世界,甚至塑造一個只屬於虛擬世界的新形象。在高舉自由的香港,隨性的網絡發言隨處可見,充斥著「認真你就輸了」的氣氛。然而,在這人人也是媒 […]
三月 13, 2019

《網絡世界的一點光》

網絡世界或是虛擬的,然而就是在這樣的虛擬世界裡,我們或會表達出自己最為真摯的情感。   快樂的、幸福的、疑惑的、傷心的,甚至是痛苦的掙扎,我們即使不願在現實世界中訴說,卻願意交託給網絡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