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6, 2020

《飛鳥(故事一則)》

「一隻不知名的鳥,長得很奇怪,身上的顏色斑駁,羽毛上有黑的、白的、灰的、紅的 、黃的、藍的、綠的、紫的,東一塊西一塊的各種顏色參駁在一起。草地上牠展開了翅膀,裡面的色彩更是鮮艷,怪異的是無序排列的色彩 […]
五月 8, 2020

《陪伴者日記 (愛情故事一則)》

她微微顫抖著,把頭深埋在兩腿之間像極了一隻鴕鳥,很可愛。我輕輕地摟住她,拍打著她的藕臂,不需要發聲,只需要靜靜地陪伴。   她害羞極了。   屈指一算,原來我認識她已經有五年的時間 […]
四月 27, 2020

《孤獨與性—「性」非本性所必需》

最近Netflix 真人秀《Too Hot to Handle》,中文譯名為《慾罷不能》,一播出便已引起廣泛的討論。不論俊俏的型男美女,抑或是獨特的節目形式,這些噱頭都吸引了觀眾的目光。   […]
四月 15, 2020

《有時寧願孤獨一個人,都唔想遇上一個對自己唔好嘅人》

以前識朋友,範圍對比呢家真係好細,只係局限於自己校內或朋友介紹,但呢家資訊科技日益進步 交友Apps多到成行成市,難免忍唔住孤獨的心,而嘗試去用交友Apps去識人。 」 網上識朋友好多危機呀!比人騙財 […]
四月 14, 2020

《愛‧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愛情故事一則)》

當你開始相信謊言,你甚至會訝異於自己能說服自己到甚麼程度。 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曾經的男朋友與我分手了,原因是我出軌了。 出軌的對象是一個聊了好幾個月的網友。 我跟他交流甚廣,天南地北的都能聊個半天, […]
三月 26, 2020

《人大左先發現自己原來唔係咁鍾意打機》

最近疫情影響下,幾乎九成時間都留喺屋企 起初以為好爽可以留喺屋企瘋狂打機,但日子一長,慢慢發現自己原來唔係真係咁鐘意打機 記得返學讀書嗰陣好無聊好孤獨,唯一娛樂就係打機 為咗打機,夜晚晚偷偷地開電腦打 […]
三月 26, 2020

《我唔想知道自己嘅未來》

二月廿九,一個人穿越去北海道, 因為穿越而認識2020年嘅自己,見到自己會死。 我哋想見到自己嘅未來,想知道將來係有希望, 讀書時希望大學畢業然後揾份有前景嘅工, 返工時希望份工穩定啲,上司無咁挑剔, […]
三月 3, 2020

《受害者與受害者》 

前一陣子,某知名韓國藝人因為網絡欺凌而撒手人寰,確實令人傷感與惋惜。 事後,不少人站在道德高地對那些惡言相向的網友進行唾罵。 想當初網友任意的發言,促成今天成為新一輪的受害者,最終在網絡公審下最終屈就 […]
三月 3, 2020

《網上學習,還是妄想學習?》

學生抱怨:「我怕咗網上教學,直頭唔想面對。」 最近有唔少大專生大學生同我地反映,指出學校為咗停課不停學,都紛紛推出網上教學,希望繼續維持學生學習進度。 疫情影響下,網上教學似乎係一個好方法,令留喺屋企 […]